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耳染目睹确惊心,阴云密布愁煞人;放眼神州多妖孽,唤起人民是根本!

 
 
 

日志

 
 
关于我

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过渡沉默!——马丁.路德金。

网易考拉推荐

转帖:大明的灭亡  

2016-12-03 20:40: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红旗论坛 中国红旗网 历史求真

        ——作者:暴躁皮皮
   


       起床翻下新闻,看到他们早早地纪念起79年前的12月1日,日军进攻南京城。12月13日,日军攻破南京,进行了一个多月的大屠杀。今年这抗日神社的演出,想必也隆重得很。这中华民族抵抗外敌入侵的大义,多神圣,多悲壮啊!国民党在台湾演不下去了,他们在大陆接着演。
       最近翻了下明史,发现这“抗击外敌”的悲壮故事都是大同小异。
       女真人实际上只是明王朝的疥癣之疾。这类在边疆兴起的剽悍的部族武装,无时无刻不有。帝国的政策是平时睁只眼闭只眼,以夷制夷,等到这类边患有点严重了,出大军打击一次,保几十年太平,几十年后又有新部族构成威胁了,再打击一次。历史上北方的游牧民族长期对中原王朝构成威胁,并非汉族的军队不行,而是游牧民族来去如风,可以挑选合适的地点、合适的时间进攻,汉族军队被动防守,自然越打越输。女真人并非游牧民族,而是一个主要依靠汉人奴隶的农业生产的奴隶制部族。既然搞农业,就有生产基地。努尔哈赤时期,女真人的大本营在辽宁境内的赫图阿拉。明朝只要派出大军直接把女真人的老巢夷为平地,把汉人奴隶都解救回来,努尔哈赤就只能乖乖降伏,或者逃到遥远的西伯利亚,和那些更凶悍的部族抢生活资源。女真的辫子兵在1644年明朝亡国时也才达到十万,1618年的萨尔浒之战时才五六万。以十万计算,理论上明朝只需派出四十万大军,四倍的兵力必定能彻底剿灭女真人。一个拥有近亿人口的国家,派出四十万大军并不是难事。
       普通人受电视上的战争场面影响,会有这种疑惑:打仗不全靠人数吧?辫子兵那么厉害,努尔哈赤、皇太极也很会打仗,明军人数多就一定能胜?战争并非街头打架,比谁身强力壮。辫子军个人武艺上可能确实以一当十,但在大军团的战斗中,以一当百也没用的。大军团必然有各种兵种,一般都是前头盾后头长枪,弓箭殿后,骑兵寻隙机动,把整个队伍护得严严实实。双方主力交战,完全看谁能把阵形保持到最后。阵形没被破,双方从早打到晚,伤亡其实很少。而阵形一被破,就会演变成单方面的大屠杀,“兵败如山倒”就是指这种情形。譬如李自成和吴三桂在山海关鏖战一昼夜,实际上双方没多少伤亡,只是在比试耐力,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但清兵突然出现,冲破了李自成的阵形,李自成的军队败逃,就被屠杀了几万。人数多的一方,自然有余力把阵形保持到最后。所以在古代战斗中,人数是决定一切的,绝对优势兵力碾压过去是必胜的。那些以少胜多的战役,都是因各种原因,人数多的一方阵形乱了,或者后勤被切断无法战斗了。至于“会打仗”,你懂得以绝对优势兵力碾压敌人就是最大的“会打仗”,其次才是战术细节。
       实际上在萨尔浒战役中,明军也就七八万,辫子兵五六万,明军的兵力优势根本不明显,但努尔哈赤并不敢在大本营和明军来个硬碰硬,而是集中优势兵力,把明军因愚蠢分散的四路军队各个击破了。明军训练个二十万军队足够,稳扎稳打,一路推进到赫图阿拉,火炮攻开城墙,一番大屠杀,所谓的东北边患就没了。
       这么简单的事,崇祯君臣不可能都不懂。问题是,明朝虽然有近一亿人口,却确实训练不出二十万军队!明朝中期,曾有皇帝问辅政大臣:太祖时,天下钱粮不多,但太祖拿那点钱粮养兵绰绰有余,现在国家的户口和耕地面积都大大增加,为何却越来越养不起兵呢?大臣回答:太祖时,民众交上一块钱,边疆士兵就确实领到了一块钱的饷,现在民众交上十块钱,士兵才可能领到一块。(只是大意,原文我忘了出处。)这中间的九块钱去哪了呢?地主、商人、各级官吏盘剥,各级将领也要剥上好几层。总之出现了一个先富起来的阶层。明朝从整体看其实是非常富裕的,从“三言、二拍”这种作品就可以看出当时的繁华景象。但国库、农民、士兵却日益破产。
       李自成攻占北京后,把京城里先富起来的人们抓起来逼赃,一共缴获了7000万两白银。如果把各个大城市的官绅们也都抓起来逼赃,这数目可想而知。7000万两是个什么概念呢?张居正当政十年,号称国库充盈,也不过给国库留了700万两,平均每年只收得70万两。大明不愧是“藏富于民”啊!崇祯四年,陕西农民大起义,崇祯派人去安抚,想使饥饿的起义者放下武器恢复生产,竟只带了十万两,花完就拿不出了,导致农民再度起义。京城里先富起来的人们只需要拿出九牛一毛,配合崇祯做点慈善,就足以使陕西农民活命。但他们一毛不拔,一定要逼崇祯派兵去剿。而派出的兵也无饷可领,一部分像土匪一样就地抢劫农民来解决生存,另一部分加入了起义军,一起去抢劫官绅。在这种情形下,崇祯哪有钱训练二十万军队呢?袁崇焕那些边将又被萨尔浒之败吓破了胆,搞堡垒战术,把仅有的那点钱粮也消耗掉了。
       大明就在这种繁华富庶与人相食并存的奇特情形下走向了灭亡,完全不是关外的女真人有多厉害。女真人只是那时恰好出现的一个部族,如果大明的内政早一百年或晚一百年崩盘,接替明朝的就是另一些部族了。
       所谓“外敌入侵”只是如此。现在来探讨下“民族大义”的问题。辫子兵抓汉人当奴隶,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就是三百年前的南京大屠杀。但能不能由此认为,这是汉族抗击外寇的战争呢?如果是的话,那么汉族军民就应该齐心协力打辫子兵才是。为何汉族的官绅纷纷降清呢?李自成因为身边没有像样的知识分子辅佐,完全不知道辫子兵在山海关等着他,只带了少量兵力试图去山海关制服吴三桂,统一国家。清军倾巢而出,以绝对优势兵力,又以逸待劳,出其不意,击败了他。但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实际上有三四十万,都分散在各城驻守,只要会合一处,寻找辫子兵决战,击败辫子兵不是大问题。但他从山海关败回后,他之前招降的明朝官绅纷纷叛乱,屠杀农民起义军,导致他无法获得休整,也无法收拢军队,连战连败,一年后死于地主武装之手。地主阶级跟着辫子兵杀李自成的军队,这哪里有抗击外寇的架势呢?辫子兵的凶残,崇祯年间三次进入中原烧杀掳掠的情形,他们不可能不清楚,为何他们宁迎这样凶残的辫子兵当主人也不肯跟随李自成抗击外敌呢?如果他们嫌李自成是“匪”,南明那里也有正统的汉族君主,也不见他们跑去效忠。十万辫子兵用于抢劫还行,征服中国是不可能的,实际上是汉族地主武装在辫子兵的率领下剿灭了农民起义军和南明残余势力,征服了中国。
       事情非常明显,这些先富起来的人们,最关心的是自己的财产,只要能保住自己的财产,迎谁当主人都一样。大明朝廷实际上是他们分赃的场所,地主阶级的董事会。崇祯只有在能保护他们财产的前提下才是他们的皇帝。崇祯想侵犯他们的财产来维持大明,这是行不通的,这就需要换主人了。他们原来对李自成充满期望,准备靠李自成来重新建立地主阶级的秩序,因为几千年历史写得明明白白,新皇帝虽然常是“匪”出身,最后还是会“礼贤下士”,也就是依靠他们、保护他们的财产的。李自成却不懂这套统治术,进了京城建国后,仍然按老习惯,对农民免征三年赋税,对地主阶级搞追赃助饷,把土地都分给农民,这就让地主阶级断了辅佐他当“明君”的念头。而辫子兵的首领非常狡猾,身边有范文程这种精通统治术的汉族专家出谋画策,对地主阶级的念头一清二楚,一进京城就宣布把李自成分给农民的土地归还地主。地主们一看,终于有人出来“礼贤下士”了,于是原来为李自成准备的“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就献给了辫子兵的首领。自然,这颇丑,旦夕间三易主人,还是一向为他们看不起的蛮夷,但笑几声也就过去了。谁敢说辫子兵的祖上排起家谱来,不也是尧舜周公文王的某某代后裔呢?
      (说到“蛮夷”,嘉定屠城时,清兵遇到汉人就吆喝:“蛮子献宝!”汉蛮于是把银两首饰献上。下一个清兵再让他献宝,汉蛮献不出,就被砍死了。)
       农民起义军的余部在李自成、张献忠死后又坚持了几十年的抗清斗争。但这也并非为“民族大义”。满清集团的阶级立场明明白白,就是要复辟被李自成推翻的旧秩序,就是要代汉族地主阶级把他们镇压下去,他们反抗满清和当初反抗明王朝是一样的。
       从这种大的角度看,实际上并不存在“外敌入侵”,只有阶级战争。女真人只是地主阶级找来的雇佣军。崇祯无力镇压农民起义,被他们抛弃了。李自成不肯“礼贤下士”、掉过头来帮他们镇压农民起义,也被他们抛弃了。女真军事集团和地主阶级结盟,帮他们镇压了农民起义,于是双方合作建立了新政权,这就叫“上合天意、下应民心”。
       现在崇祯二世搞这套悲壮的民族大义,自然是希望新的地主阶级紧紧团结在他周围,献出钱财帮他度过难关。但地主阶级肯不肯呢?恐怕新的雇佣军已经在路上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