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耳染目睹确惊心,阴云密布愁煞人;放眼神州多妖孽,唤起人民是根本!

 
 
 

日志

 
 
关于我

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过渡沉默!——马丁.路德金。

网易考拉推荐

论《单子知陈必亡》  

2014-07-15 00:41: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发按:《单子知陈必亡》,是《古文观止》所辑录的一篇范文。至今看来仍有一定意义。而本文乃是写于2012年4月的一个旧帖。虽是据今时过两年有余,但我们说一个特定社会的萎靡与末世形态却没有发生改变,唉,真不知该怎样说了。


        在我国还处于奴隶制社会的周朝,《国语》有篇文章:《单子知陈必亡》。记述了单襄公目睹陈国的混乱情况从而断言“陈侯不有大咎,国必亡”一事。在该文的论述过程中,作者逐层深入,先举陈国先王的规定,再对照列举陈国失政的四个方面(内政不修,农事不举;生产破坏,疲于逸乐;外交不备,礼节松弛;君臣荒淫,避礼就邪。)充分地论证了“陈必亡”这一观点。
        在两千六百多年前,有人就有如此睿智认知。即使在今天,社会迅速发展,日新月异,与时俱进,精蝇主政,观念更新,对外接鬼。思想超前发展,花样逐日翻新;民主自由开道,普世改革排异;叛逃违纪谋命,利令智昏制敌;域中河蟹一片,舆论万籁俱寂;如此稳定大局,方显高明手段?呜呼,即如单子再世,又不知该作何感叹?
       因原文啰嗦烦长,听闻得老先生之乎者也一通,颇有谋人性命之嫌。今略去不提,且以阅此文之观感二、三所得所思以俟读者。或能警世,或能提醒,或曰扯蛋,或诽讥讽……凡遇此种种,都为正常。聊以一句话作答:莫道借古喻盛世,其实苦心有天知。
       既为共产之党名之,其旨在于为普天下千万、亿万人民造福、谋利而事之,非为绝少数人谋利益。更禁以国之财富、民脂民膏奉外资敌,又循“倾天朝之国力,结与国之欢心”之媚外酷内之行。其不闻天道赏善而罚恶,即有阴谋之辈为恶者,无论冠之以何样之名,行之于何等诡秘,又为遮其丑行,掩其卑污而禁言堵声,其行终不能长也。故我天朝,实应精蝇各循其矩,既不以权谋私,又不假名卖国,更不持权害人,妄兴乱端。使乱不自上作,绝祸起于萧墙。如是,方能天下归心,民望所属。
       今有精蝇,绝往改新。改革国之根基,开放国之命脉,否前朝太祖之辙,企图永绝红朝大业。名之曰改革,实为改道易辙;假称之开放,却是卖国又名;又曰普世,实即接鬼。忠良遭忌,巧兴名目予以打击;人民不平,众议愤然施之胶带。斯时,精蝇弹冠相庆,河蟹遍于国中;外域赞许有加,国人惶惶难安。
       五千年华夏,十几亿神州。唯见昏昏默默,杳杳冥冥。好似多日不见太阳光,长久难瞻明月影。不分真假,怎辩是非?直是黑烟霭霭扑人寒,冷气阴阴侵体颤。试看河蟹之世,渐现精蝇存心……
       岂不见河蟹声中,刀光剑影,盛世之下,危机四起。十面埋伏,岛链捆绑。国之资源乏匮,民之脂膏奉外。富者富,贫者贫。远君子而亲小人,媚外强而压其民。如此,试问将何以守国?
       以此立国,岂能久乎?
 
       申明:我只是胡说八道一气。至于该兴该废,兴替自有规律的,并不会因几句胡话而发生改变。也许旧的不去,新的不会到来。有死才有生的,这谁也无法否认。
       但那个陈国,果没出单子所料,真的灭了。

      延伸阅读:【原文】

    《单子知陈必亡》 出处:《国语·周语中》


  定王使单襄公聘于宋。遂假道于陈,以聘于楚。火朝觌矣,道茀不可行也,候不在疆,司空不视涂,泽不陂,川不梁,野有庾积,场功未毕,道无列树,垦田若蓺,膳宰不致饩⑿,司里不授馆,国无寄寓,县无施舍,民将筑台于夏氏。及陈,陈灵公与孔宁、仪行父南冠以如夏氏,留宾不见。
  单子归,告王曰:“陈侯不有大咎,国必亡。”王曰:“何故?”对曰:“夫辰角见而雨毕,天根见而水涸,本见而草木节解,驷见而陨霜,火见而清风戒寒。故《先王之教》曰:‘雨毕而除道,水涸而成梁,草木节解而备藏,陨霜而冬裘具,清风至而修城郭宫室。’故《夏令》曰:‘九月除道,十月成梁。’其时儆曰:“收而场功,待而畚梮,营室之中,土功其始,火之初见,期于司里。’此先王所以不用财贿,而广施德于天下者也。今陈国火朝觌矣,而道路若塞,野场若弃,泽不陂障,川无舟梁,是废先王之教也。”
  “《周制》有之曰:‘列树以表道,立鄙食以守路,国有郊牧,疆有寓望,薮有圃草,囿有林池,所以御灾也,其余无非谷土,民无悬耜,野无奥草。不夺民时,不蔑民功。有优无匮,有逸无罢。国有班事,县有序民。’今陈国道路不可知,田在草间,功成而不收,民罢于逸乐,是弃先王之法制也。
  “周之《秩官》有之曰:‘敌国宾至,关尹以告,行理以节逆之,候人为导,卿出郊劳,门尹除门,宗祝执祀,司里授馆,司徒具徒,司空视途,司寇诘奸,虞人入材,甸人积薪,火师监燎,水师监濯,膳宰致饔,廪人献饩,司马陈刍,工人展车,百官以物至,宾入如归。是故小大莫不怀爱。其贵国之宾至,则以班加一等,益虔。至于王吏,则皆官正莅事,上卿监之。若王巡守,则君亲监之。’今虽朝也不才,有分族于周,承王命以为过宾于陈,而司事莫至,是蔑先王之官也。
  “《先王之令》有之曰:‘天道赏善而罚淫,故凡我造国,无从非彝,无即慆淫,各守尔典,以承天休。’今陈侯不念胤续之常,弃其伉俪妃嫔,而帅其卿佐以淫于夏氏,不亦嫔姓矣乎?陈,我大姬之后也。弃衮冕而南冠以出,不亦简彝乎?是又犯先王之令也。
  “昔先王之教,懋帅其德也,犹恐殒越。若废其教而弃其制,蔑其官而犯其令,将何以守国?居大国之 ,而无此四者,其能久乎?”
  六年,单子如楚。八年,陈侯杀于夏氏。九年,楚子入陈。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