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耳染目睹确惊心,阴云密布愁煞人;放眼神州多妖孽,唤起人民是根本!

 
 
 

日志

 
 
关于我

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过渡沉默!——马丁.路德金。

网易考拉推荐

寒江钓雪:我是一个兵  

2012-08-18 19:42: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一个兵

 

四十多年的时光,转瞬即逝。前半生的时光如流水般匆匆过去了,身历的许多事都在记忆中淡漠,凭无情岁月渐次抹去,慢慢地淡去痕迹。唯有一件事,无论时间怎样消磨,我却总是刻骨铭心。那就是三年的从军路……不管怎么说,我将永远怀着美好的情感,回忆那段军旅生涯,回忆青春被放逐到华北平原、燕山脚下的那段苍白而美丽的日子。那段生活虽没有改变我的性格,但却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及思维方法,所以说那段生活将影响我的一生。 

提起当兵的岁月,多年前读过的诗句就浮上心头:“想当年书剑飘零少年游,剑气诗心吞残虏;横槊题诗,勒马成赋,博得功名做酒壶”;还有豪迈激越如“猛士如云唱大风”、“三千越甲可吞吴”;慷慨悲歌者“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更有那凄婉动人如“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可能因为军人所从事的职业——战争的独特氛围强化了人们的情感,也就袒露了人的灵魂。 

上世纪前半叶曾经的峥嵘岁月里,当兵就意味着参加革命。沿袭这一叫法,1987年11月13日,从这一天起,我参加了革命。 

启程的日子是否该涂上一丝悲壮的颜色?16日那天下午,寒冬的西北风疯狂的肆虐,天气显得刺骨的冷。在萧瑟的寒风中,我随同一群被人们称作新兵蛋子的年轻人,身着臃肿崭新的军装,怀着一颗踊跃却又忐忑不安的心,从一个叫做风陵渡的车站踏上了北去的新兵专列。 

伴随着一路革命歌曲的列车过山西,穿河北,经过几十多个小时的跋涉,终于到了此行的终点北京丰台。那已是19日的凌晨时分,我们炮兵旅的接兵汽车早在站台等候。这里的夜比家乡的夜要冷许多,我们每人又领到一件军大衣,于是整队,登车,大衣半铺半盖了,头枕着背包就睡下了。一大串汽车在寒冷的冬夜里狂奔了两个多小时,军营展现在我们的眼前。 

这时下车,站好队列,新兵连长讲话,于是我们得知,所要服役的部队隶属于陆军三十八集团军,也许从那一时起,38就和我结缘。随后的三年里,直线加方块、条令、条例、训练、拉练、去宣化打炮,去北京天安门广场“64”戒严……这军旅生涯要说苦那可真是叫苦,但现在出现在记忆中的就只剩下留恋与甜蜜。当再回首这段岁月,我依然会说,我无悔当初的选择。 

当兵的人自然常想起当兵的那些事,有句话说:“一日为兵,终身是兵”。虽然早已告别了朝夕相伴的昔日战友,虽然离开了军营,但在梦里,我又时而再回到我的指挥连;再到了驻地方圆的曾经拉练地,顺义,密云,天津蓟县,河北三河;又会去风沙弥漫的塞外宣化……我知道,这些早已和我连成了一体,我们分不开。谁叫我曾经是一个兵呢? 

我一直就是一个兵。不但过去、现在,就是将来我依然还是兵…… 

 

2010-6-24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