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耳染目睹确惊心,阴云密布愁煞人;放眼神州多妖孽,唤起人民是根本!

 
 
 

日志

 
 
关于我

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过渡沉默!——马丁.路德金。

网易考拉推荐

宋江演义残续编  

2012-06-07 23:5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05-20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和询的春风不可阻挡的拂去了寒冬的厚装,眼望着春暖花开的自然景观,我不觉萌动游思,遂一个人外出瞎乱游逛。一路上免不了饥餐渴饮,困了睡觉。这一日来到一个去处,却自好怪。只见昏昏默默、杳杳冥冥的残光下,一座大门紧锁着。门上有几个拙劣不堪的大字,仔细上前端详:“复死抗”、“富是糠”的血红大字更替闪动着。这名字却好怪,又分明森森然让人从脊梁骨倒生一股冷气。正感叹凝惑间,只听“哐当”一声大门开了,从里面闪出一个人来,对着我用一口山东话问曰:
“客官来自何事?莫不是也来找人的?”
我心里就觉奇怪,这人虽然看似面熟,但又急切想不出来在那里见过。看他一个糟老头子肯定不会是保安什么的,但却忒话多……正寻思间又听他说认识我的。他说我不就是那个飘雪的冬天里却在河边傻乎乎垂钓的人吗?
“那老伯是?……”他见我问了,就奇怪我怎么能不认识他呢,他说从老家赶来是因为梁山的一个弟兄的后人在“复死抗”打工期间不知怎的从高处坠落身亡,他是来处理后事的。他也真是话多,还啰嗦道他就是编故事说过梁山及宋江一伙的先进事迹。于是我恍然大悟,原来施大哥耐庵兄的正是。
我就慌忙与他套近乎,再无耻的吹捧一番。他显然被我的瞎吹迷惑,亲热的拉了我的手,拽我至十字坡母夜叉孙大娘的四星级饭店里落座,赊账请我喝酒吃肉,完毕后又至地下室的一处房间。我本来中途想借故溜走的,但话说吃人嘴短,喝人腿软,实在那酒“三碗不过岗”也着实厉害,于是晕乎乎的又被他占有了我一夜的时间就听他胡乱瞎吹。半睡半醒之间觉得一些话倒也动听,而有些就很不入耳嘛。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待至醒转过来,他早已一道烟似地无影无踪。但回忆夜间的话,倒能记住片语之言,就是以下的文字了:
“先说宋江为招安计亲率柴进、戴宗、燕青、李逵一伙众人来到东京。梁山期间就风闻这是个代表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明及文化的去处,这时看了,宋江这厮们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心下由衷称赞:真好。只觉满眼里是不尽的繁华喧闹与风流蕴藉。燕小乙前面带路径到著名公关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李师师的香闺。留闲杂人员(李逵、戴宗)把门后宋江和燕青拜见了李总。本来嘛李总是不屑于这个黑蠢粗矮的家伙的,但看见这蠢货出手还很阔绰,于是就强忍住性子了。只见宋江献上帕子包的金珠宝贝器皿,万分诚恳的哀求:“……早得招安,以免生灵受苦……”云云。
接下来免不了置酒款待。却见宋江这厮肯定是被酒精冲昏了大脑,手舞足蹈语无伦次起来。他说:
“俺们虽不得已屈居水泊,却无日不渴慕大国垂怜。小的们此前的种种‘替天行道’,现今看来实在不堪一提。虽说小人‘刀笔精通,吏道纯熟,更兼爱习强棒,学的武艺多般……’,但因贪图虚名,误交匪众晁盖一干人等,一时糊涂,被义气所惑(当然和阎婆惜鬼混以及杀惜一事势须不能再提),竟至梁山为非作歹,瞎胡闹了多年。但小人和大国的心是相通的,招安之心天生就有的。不信的话,小人的异姓兄弟武二郎就会作证。经过多年的实践,小的发觉,匪首晁盖选择的梁山道路是走不通的。这不光是小人的意思,梁山的许多遭打压、受批判和被要求积极改造思想的弟兄也是这个意思。当然,这个意思也能代表梁山全体义士、喽啰和家属的意思。如果能满足小的们的最强烈愿望,我们保证势必坚决做到,大国的意思就是我们的最终意思,大国指到那里我们就冲到那里杀到那里。另外,梁山的一众人等以后计划成批量的大规模的实行军转民举措,可以为大国的消费及享乐之需提供强有力的劳动力打工基础。还有,梁山一带物产丰富,甚嘛东西都有,不但可以降价销售给大国,甚至可以免费赠送嘛”……
这是耐庵大哥酒后说与我的,因为酒后吐真言,所以我相信这话了。只见他抓起一瓶“蓼儿洼”牌的纯净水,一口气就吹了喇叭。待撇掉空瓶后,他用鸡爪似的手抹了抹嘴,又开始胡乱吹起来。
“因为这样嘛,所以就招成安了。但是”,他又转换了语气,我就猜想一定有什么不测在等待着送过金珠宝贝器皿的宋江大哥,也不禁为梁山弟兄的前途与命运担忧起来。接下来他是这样告诉我的:
“李师师飞快的把宋江的意思转告给了偶尔穿越地道过来玩的徽宗老情人,可以大胆想象,再加上不断的枕头风呼呼地吹着,徽宗应允了。于是即派高俅同志连夜赶制两面旗子,一面绣着大字“普世价值”,一面是许多密密麻麻的小楷,如‘市场化’、‘私有化’,“全球化”等等,还有‘转移因主粮’之类的劳什子。高太尉指定专人隆重前往梁山,在忠义堂的大门口很牢固的竖起了这两面迎风呼啦啦招展的大旗……
我正听得着迷,谁知耐庵兄却困了,说他酒兴上涌,要睡了。我还没有听够呢,怎能容老家伙打住不说呢?于是就死缠活缠起来,他的眼睛都不愿睁开,但语气里已透出不耐烦。他说:
“往后的话还长呢,急切间一时怎能说完?要不,直接说与你结果,至于中间部分嘛,你可随意想象,或者是日后再逢机会细说。”
已经这样了,我又能说什么呢?
这个老儿看我不再纠缠他,就又开始“结尾”的话题:
“宋江招安成了,也可以说是把梁山一众弟兄的身家性命及所有资产资源都做了赌注,用来赌一把他的未来前程”。
估摸着耐庵大哥近些年从未中断过学习和接受新生事物,不然怎能连“资产资源”一类的话都能说出来,我真是服了。
“朝廷不傻,把宋江收降后就支使他们四处出击。淮西王庆,河北田虎,江南方腊,还有北边的辽国,等宋江和这些势力拼了一个鱼死网破的时候,自身的实力也大大削弱了。接下来就该‘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了。按中国特色的智谋就叫卸磨杀驴,于是那个呼保义及时雨宋公明就只有被鸠杀"……
也不知我俩是谁先睡着的,反正到此再无后话。第二天醒来睁眼再看,早已人去屋空,于是只好等下次遇到他时再问究竟。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