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耳染目睹确惊心,阴云密布愁煞人;放眼神州多妖孽,唤起人民是根本!

 
 
 

日志

 
 
关于我

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过渡沉默!——马丁.路德金。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新聊斋1-2  

2012-06-14 18:59: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蒲留仙  来源:华岳论坛 

新 聊 斋(1)

明代故都有狐焉。巢穴皇城之下,出入社稷坛中。

其大者毛色黑,假托姓胡,沿街兜售稻米河蟹;诸小儿呼之为大爷,则喜,裂口葫芦而笑。其小者毛色斑,坐中堂卖水卖果;诸小儿按顺序呼之为二爷,则愠,肃然曰:“吾自有独立之姓也”。

有瞽目卜者知其意,暗嘱小儿曰:“性实一也,盖非狐亦总狸之属也。切勿与狐谋皮”。

二狐往来闹市人前,皆戴透明琉璃眼罩,以韬妖光。昼则虚顶日精,人立而鸣,状如君子;夜则仰望星空,吸取月华,吐纳炼丹。人多敬而远之。

未几,丹初成,红皮而白瓤,隐隐有微芒。狐大喜,以爪探之,四时俱温,赞曰:“此吾辈传家之宝也!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矣。”以之窃取民物,屡试不爽,竟富可敌国。民频受扰,渐穷且困,皆叹命也。

遂拨弄神器,秽污玉阶,抛砖打洞,占地拆屋,不一而足。更勾连结交邪魔外鬼,使妖术搬运百姓财物,以供同类血食。致使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道,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狐子狸孙,弹冠相庆,曰:“此吾辈千年不遇之盛世也。”民皆大恚,不堪命矣,欲犁廷扫穴而毁之。

有客西来,至东而止,曰:“此城狐社鼠也。不可点火燻,不可驱水灌。”众曰:“然则我辈将终身受此劫乎?”客曰:“宜徐图之。”问计将安出,客曰:“丙丁火者,色尚红也;壬癸水者,色实黑也。可以神代形破其所炼之丹。用火燻谓之倡红,用水灌谓之驱黑。”众皆言诺,声震屋瓦。猎户王某,素有胆气,率先而行。

狐闻,有惧色,密于室,乃设局。夺猎户火铳,摄西来之客,堵嚷嚷之口。外鬼皆抚掌而歌,狐亦窃喜。然民心头之郁恨,终至不可解矣。

有浮槎于海之道家华山派黎阳子识之曰:毛色黑者已达万岁,毛色斑者九千九百九十岁,此华夏亘古未有之妖孽也!须布天罗地网而擒之。遂仗剑做法,念动真言,传音入密,口诛笔伐。天下有识之士共襄之。

狐闻大怒,曰:“尔等欲紧套我耶?!”遣狐子狸孙断网线,封网址,以破天罗。国人不能言,道路以目。狐甚喜,以为金丹大道成也,气焰愈张!竞与外鬼宴游,狂醉现出原形,不复再做人矣。

忽一日,迅雷烈风突至,狐毛与灰尘齐飞,狸肉共粪土一色。尸聚绿头蝇,臭闻数百里。视之,竟暴毙殆尽。众皆愕然,呆若木鸡。

壬辰年金星凌日,吾隐于终南山活死人墓,偶闻此事,感叹良久。哀民生艰难之余,颇有惑焉-------天下苦其久矣,何法如汤泼雪,妖氛得以立消?

异史氏蒲留仙是夜托梦解之曰:“天谴也。多行不义必自毙,俚语或谓之狐瘟。”


新聊斋(2)

壬辰初,浦氏公子字寸草者,壮游巴蜀未已,忽闻礼部重开天榜,即赴京赶考。大比之年,士林学子,熙攘而来,多寓于龙门客栈。

先是时,公子多义举,渝中父老咸受其惠,赠之万民伞。独有峨眉山人语之曰:“雪中送炭少,锦上添花多。世态本凉薄,江湖固险恶”。公子慨然曰:“吾养吾浩然之气!”山人嗟叹而退。

是夜月圆,众举子挟裹公子至客栈对面一古庙,字迹斑驳不能辨,然香火甚旺。视之,莲花座上,中有一物。涂漆鎏银,状如狸猫;黑白相间,非佛非道。腰间悬一小瓶,状如葫芦,非金非玉,叩之,有杀伐之声。公子甚疑,问此泥胎木偶乃何方神圣。汪姓举子答曰:“糊涂庙供糊涂神,但拜之,可以登龙门、致富贵”。公子哂之。轻挑帷幔,见浮尘之下蓬蓬然,尾大不掉,知是狐矣!大呼众人,欲共缚之。

狐甚窘,聊以“鸡的皮”盖其尾,作色曰:“汝自缚尚有得商量,竟要共缚!断我香火财路,诚可恨也。”公子正色曰:“大道如青天,何必野狐禅。”狐推翻座前供果桌案,以爪按瓶曰:“汝要反噬?大祸降矣!”公子长吟:“敢与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狐恼羞成怒,一拍腰间之小瓶,有物出焉,幽囚公子于偏室。众举子惶恐,皆作鸟兽散。

时有七十三代衍圣公、居家修行之士空谈和尚者,号称博客,儒释双修。闻讯息打抱不平,携弟子鼓噪而来。狐叱曰:“尔竟敢以侠名吓我耶?!”高悬免战牌,但书“不争论”。空谈见无益,遂念独家秘笈《三字经》云:“唵嘛呢叭咪吽,靠呢嘛去呢嘛滚呢嘛”。化笔为匕,搦管为枪,三鼓而攻之。狐纹丝不动,二拍腰间之小瓶。博士避其锋于上林东院,令童子飞鸽传书张天师。

张天师者,道家符箓派传人也。民间称之为“大贤良师”,发有宏愿,须臾而至。论曰:“天大地大?”狐辩曰:“法比天大”。天师乃祭起一物,名曰《现法》,欲使之现原形耳。诘之曰:“果若法大,《现法》最大,汝今知之否?!”狐搅蛮缠曰:“若论最大,十八最大。”天师为之气结,欲以五雷正法收之。狐三拍腰间小瓶,似有物出。斜睨之,小人儿三寸许,貌狰狞如夜叉,推翻满屋供果桌案,欲喝血也。天师瞋目大喝:“小瓶里面装小人,打鬼还需借钟馗。急急如律令,疾!”

纶音未落,钟馗已至。未见作势,众皆披靡。王者之气,莫之能御。仅作一言曰:“余孽何在?!”小人儿踌躇,进退皆失据,磕头如捣蒜。先喃喃曰:“谬矣误矣”,旋涕下云:“永不翻案”。狐闻之大骇,小瓶子碎裂,久长萎于地。众视之,乃一黑白猫也。钟馗大笑,俱收之于袖,绝尘而去。

天明,引车卖浆者做歌于肆曰:“好猫捕老鼠,苍鹰搏狡兔。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余不惑之年为生计奔走燕赵间,于前朝废都左近乌有之乡长安里,听店小二言其亲历此事。余询之曰:“钟馗貌若何?”答曰:“与世间所画者不同。钟馗者,手宽如箕,颌有大痣。面慈几近观音菩萨,慧光仿佛大日如来。”再询之曰:“浦公子何在?”店小二答非所问------“此处乃新龙门客栈。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